請輸入關鍵字
top
瑞金 血戰湘江 遵義會議 四渡赤水 巧渡金沙江 強渡大渡河 飛奪瀘定橋 爬雪山 懋功會師 過草地 激戰臘子口 大會師 延安
延安
遵義會議集中體現了堅定信念、實事求是、獨立自主、敢闖新路、民主團結的精神,是歷史留給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寶貴精神財富。無論是在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在和平建設時期,遵義會議精神都是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戰勝困難,走向勝利的精神力量。
黨和國家領導人對遵義會議的論述
我們認識中國,花了幾十年時間。中國人不懂中國情況,這怎么行?真正懂得獨立自主是從遵義會議開始的。
—— 毛澤東與外賓的談話(1963年9月 )
在歷史上,遵義會議以前,我們的黨沒有形成過一個成熟的黨中央,……我們黨的領導集體,是從遵義會議開始逐步形成的。
鄧小平《第三代領導集體的當務之急》(1989年6月16日)
       長征途中,我們黨舉行的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遵義會議,總結了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和長征初期遭受嚴重挫折的教訓,結束了“左”傾冒險主義在黨內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同志的領導地位。我們黨首先是中央領導集體開始自覺地認識到,只有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獨立自主地解決中國革命的重大問題,才能把革命事業引向勝利。這是我們黨在理論上、政治上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中國革命的發展從此打開了新局面。  
—— 江澤民《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六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1996年10月22日 )
       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開始確立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黨中央的正確路線,使紅軍和黨中央得以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保存下來,為我們黨從挫折走向勝利提供了重要保證。這是我們黨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逐步形成,是我們黨在領導中國革命的實踐中、經過勝利和失敗的長期比較作出的歷史性選擇。 
—— 胡錦濤《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七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2006年10月22日)
  遵義會議作為我們黨歷史上一次具有偉大轉折意義的重要會議,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堅持走獨立自主道路、堅定正確的政治路線和政策策略、建設堅強成熟的中央領導集體等方面,留下寶貴經驗和重要啟示。我們要運用好遵義會議歷史經驗,讓遵義會議精神永放光芒。
——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參觀遵義陳列館時的講話》(2015年6月16日 )
難忘遵義
遵義會議不但對中國革命、對中國共產黨意義重大, 而且也在每一位參加者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他們每一個人都對遵義 ,對遵義會議有著一份特殊的感情。
1935年離開遵義后,他們當中的許多人再也沒有回去過,但他們在自己的講話或者著述中多次談到遵義和遵義會議
周恩來《在延安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發言》
(1943年11月27日) (節選)
遵義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地方,遵義會議糾正了第三次“左”傾路線,在這個萬分困難的危機時刻,毛主席扭轉了航向,使革命開始走向勝利,對我們黨的發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遵義會址是個值得紀念的地方。
——《周恩來對文藝出版宣傳工作的意見》 1971年5月
難忘遵義
彪炳史冊
遵義會議集中全力糾正了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上和組織上的錯誤,是完全正確的。這次會議開始了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中央的新的領導,是中國黨內最有歷史意義的轉變。也正是由于這一轉變,我們黨才能夠勝利地結束了長征,在長征的極端艱險的條件下保存了并鍛煉了黨和紅軍的基干……
《關千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45年4月20日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的第七次全體會議通過)
1935年1月黨中央政治局在長征途中舉行的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使紅軍和黨中央得以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保存下來,并且在這以后能夠戰勝張國燾的分裂主義,勝利地完成長征,打開中國革命的新局面。這在黨的歷史上是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6月27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一致通過)
海外人士論長征和遵義會議
艾格尼絲·史沫特萊
艾格尼絲·史沫特萊(1892—1950),美國著名記者、作家和社會活動家。1929年初,她以記者身份來到中國。1937年初在延安見到朱德總司令,朱的經歷和人格魅力深深吸引了她,為寫好《偉大的道路》,傾注了她后半生的全部精力。
《偉大的道路》
【美】艾格尼絲·史沫特萊論紅軍長征
長征不僅是革命戰爭史上偉大的史詩、還孕育了偉大的民間文學。
盡管在數量上是一比一百,紅軍反而撲向敵人,展開了為時四個月的牽制戰,對于這種戰術,朱德和毛澤東都是相當到家的。朱將軍說,地方軍閥的那些煙鬼軍隊絲毫不成問題,沒有多久便瓦解、無法再戰;然而貴州擠滿了蔣介石的二十萬精銳部隊,蔣介石還親自來到省會貴陽,就地指揮。
請想一想遙遠的西康省境內的深山密林中所上演的偉大歷史劇吧!
中國紅軍因為一路上傷亡甚重,還有許多人留下打游擊,因而再穿越彝族地區向北挺近的時候,剩下不過六七萬人。
埃德加·斯諾
埃德加·斯諾(1905—1972)著名美國記者。1936年6月,進入陜甘寧邊區。是在紅色區域進行采訪的第一個西方記者。經與毛澤東等長時間交談,搜集了紅軍長征的第一手資料,于1931年10月出版了《紅星照耀中國》,客觀地向世界介紹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長征。1938年該書中譯本改名為《西行漫記》出版,轟動了國內國外華僑所在地。
《西行漫紀》(英文版)
【美】埃德加·斯諾談長征
紅軍主力撤出江西后,經過了許多星期,南京的軍隊才終于占領紅軍的主要城市。因為成千上萬的農民赤衛隊在少數正規人員領導下仍繼續堅決抵抗到底。這些紅軍領袖不怕犧牲,自愿留下來,他們許多人的英勇事跡今天仍為紅軍所津津樂道。他們打了一場后衛戰,使主力能夠突圍遠去,南京來不及動員足夠部隊來加以追逐和消滅于行軍途上。到一九三七年,江西、福建、貴州仍有一些地方由這些紅軍殘部據守。
紅軍成功地突破了第一道碉堡線以后,就開始走上它歷時一年的劃時代的征途,首先向西,然后向北。這是一次豐富多彩、可歌可泣的遠征......  冒險、探索、發現、勇氣和膽怯、勝利和狂喜、艱難困苦、英勇犧牲、衷心耿耿,這些千千萬萬年輕人的經久不衰的熱情、始終如一的希望、令人驚詫的革命樂觀情緒,像一把烈焰、貫穿著這一切,他們不論在人力面前,或者在大自然面前、上帝面前、死亡面前都不得絕不承認失敗——所有這一切以及還有更多的東西,都體現在現代史上無與倫比的一次遠征的歷史中了。
......
約翰·帕頓·戴維斯
約翰·帕頓·戴維斯(1908年4月6日~1999年12月23日),美國外交官、自由獎章獲得者。他先后就讀于威斯康星大學實驗學院、燕京大學,1931年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后即進入駐外事務處。1944年參加“迪克西使團”,前往延安考察并受到中共高層接見。該使團的很多成員后來成為麥卡錫主義的受害者
抓住龍尾—戴維斯在華回憶錄
[美]約翰·帕頓·戴維斯論長征和遵義會議
哈里森·埃文斯·索爾茲伯里
哈里森·埃文斯·索爾茲伯里(1908—1993),美國著名作家,曾任《紐約時報》總編輯。于1984年專程來到中國,他以紅軍的勇敢和堅毅,懷揣心臟起搏器,寫出了《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該書1985年10月在美國一出版。立即引起全美轟動,《時代》周刊等許多報刊大量報道,接著歐洲、亞洲一些主要國家也競相表示要翻譯出版。
《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
【美】哈里森·索爾茲伯里論長征和遵義會議
1934年中國革命的長征卻不是什么象征,而是考驗中國紅軍男女戰士的意志、勇氣和力量的人類偉大史詩。
它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行軍”,不是戰役,也不是勝利。它是一曲人類求生存的凱歌,是為避開蔣介石的魔爪而進行的一次生死攸關、征途漫漫的撤退,是一場險象環生、危在旦夕的戰斗。
斯圖爾特 · 施拉姆
斯圖爾特·施拉姆(Stuart  Reynolds Schran。1924—2012)美國物理學家,政治學家和漢學家,他專門研究毛澤東,1963年出版了《毛澤東的政治思想》一書,1966年企鵝出版集團出版了他劃時代的毛澤東傳記。這些著作使他成為新興的現代中國研究領域的重要人物。《大英百科全書》的毛澤東條目由他撰寫。
斯圖爾特 · 施拉姆論遵義會議
年底,紅軍渡過貴州中部的鳥江。這一戰役只是由于少數精心挑選出來的人員的大無畏精神才取得了勝利。他們在敵人猛烈的炮火下用筏子渡過了寬闊的江面,爬上光禿禿的石壁,突然奪去了扼守渡口的國民黨碉堡。紅軍采用了從《三國演義》中學來的戰略,包括使用繳獲的國民黨制服和旗子,實際上未發一槍一彈就占領了遵義。1935年1月第一個星期,政治局在那里舉行了著名的遵義會議,終于使毛控制了中國共產黨。
紅軍在長征初期受挫不僅是由于正面攻打集中的強敵,還由于將整個國家的壇壇罐罐(機器、金銀、印刷機等)全都帶著上路。在遵義,這一整套政策,由于均未成功而被放棄了。執行這一路線的總書記秦邦憲被撤職,由另一個“歸國留學生”張聞天取代。但從此以后,實權是在新設的政治局主席毛的手中。
毛就像其他偉大的軍政領導人在不同但同樣危急情況下那樣,對于最終“有權指揮全局時”顯然感到高興。但當他一想到滯留在后方打阻擊戰的同志們時,他在長征中不論多么疲勞和危險,始終高漲的熱情也受到影響。在這些同志中,有他的兄弟毛澤覃和生肺病的瞿秋白。1935 年3月,毛澤覃戰死,瞿秋白被俘,最終被處決。
韓素音
韓素音(1917—2012),本命周光瑚,出生于河南信陽,著名英籍華裔女作家。她曾先后在燕京大學、比利時布魯塞爾大學就讀,并曾在新加坡南洋大學任教,一生致力于中國和西方世界的溝通與理解。其作品有自傳《傷殘的樹》、《凋謝的花朵》、《無鳥的夏天》、《吾宅雙門》、《再生鳳凰》,小說《瑰寶》、《青山青》、《等到早晨來臨》,傳記《周恩來與他的世紀》、《早晨的洪流:毛澤東與中國革命》等。
——
[英]韓素音論紅軍長征和遵義會議
會議從一月十五日持續到一月十七日,每次會議都在晚上進行。最初的氣氛是平靜的,這種表面上的平靜表明了與會者對這次會議的嚴重關注。
遵義會議通過的決議包含了毛澤東對由博古、李德和周恩來組成的三人團的許多批評,但是沒有指名,或用假名代替。三人團被解散了,張聞天接替博古負總責,毛澤東被推選為政治局常委,取消了博古和李德的最高軍事指揮權,仍由朱德和周恩來指揮軍事,在軍事上周是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
遵義會議是一個分水嶺,是一個大的分界線。這次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和紅軍中至高無上的地位,它也是周恩來和毛澤東之間緊密結合的開端,這種結合終生未變。
最初是一場無計劃的倉促大撤退,面臨著內部分裂和外部圍殲的威脅,后來成為史詩般的壯麗長征。人們的記憶總有些自欺欺人,他們總是愿意記住光榮和勝利,而不愿意記住為此付出的代價。但這并不會抹煞這一功勛卓著的輝煌業績。
戰略轉移開始長征 遵義會議偉大轉折 轉戰貴州出奇制勝 勇往直前走向勝利 遵義會議精神永存
10博是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