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字
top
遵義會議會址

遵義會議會址,系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屬國家AAAA級景區遵義會議紀念館的最核心部分,是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召開的地方,位于貴州省遵義市紅花崗區子尹路96號。會址房屋原為國民黨軍第25軍第二師師長柏輝章的私邸,建于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建筑物由主樓和跨院兩部分組成。主樓坐北朝南,為中西合璧磚木結構建筑,一樓一底。整棟主樓通道面闊25.19米,通進深17.01米,通高12米,占地面積528平方米,建筑面積428.48平方米。遵義會議會議室在二樓(一樓作戰室的樓上),是一間長方形的房間,面積27平方米。墻上有掛鐘和兩個壁柜,壁柜上有一面穿衣鏡。屋子正中是長方桌,四周圍有一圈木邊藤心折疊靠背椅,桌下有一只古老的木炭火盆。遵義會議期間,紅軍總司令朱德,總政委周恩來,總參謀長劉伯承住二樓,彭德懷、楊尚昆、劉少奇、李卓然等住一樓,總司令部一局作戰室設在一樓。跨院在主樓的南面,是柏輝章未建主樓前的老屋,是黔北民居四合院風格的建筑,座東向西,由東屋、北屋、南屋、西屋四部分組成,建筑面積334平方米。遵義會議期間,紅軍總司令部的警衛人員、機要人員在這里辦公和住宿。紅軍總司令部與一、三、五、九軍團,二、六軍團,四方面軍,江西蘇區中共分局的往來無線電在這里發出、接收。主樓和跨院之間伸出一船形的樓房,原是柏家制作醬料及收曬豆子的曬房,遵義會議期間是紅軍總司令部廚房。

遵義會議是在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以及長征初期嚴重受挫的情況下,為了糾正“左”傾教條主義在中央的錯誤統治,挽救紅軍和中國革命而召開的。會上,首先由博古作關于反對敵人第五次“圍剿”的總結報告(即主報告);周恩來作軍事問題報告(即副報告);張聞天作批判“左”傾錯誤路線的報告(史稱反報告);毛澤東作了長篇發言,批判博古、李德在第五次反“圍剿”戰爭中和長征以來的軍事指揮錯誤,正確闡述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尖銳抨擊博古、李德在軍事上只知道紙上談兵,而完全不考慮中國革命的實際情況。王稼祥、朱德、陳云、劉少奇等絕大多數與會者發言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會議通過了四條決定:“1.毛澤東增選為政治局常委;2.指定張聞天(洛甫)起草會議決議,委托常委審查后發到支部中去討論;3.常委中再進行適當分工;4.取消“三人團”,仍由最高軍事首長朱德、周恩來為軍事指揮者,而周恩來為黨內委托的對于指揮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毛澤東進入黨和紅軍的核心領導班子,體現了黨心軍心的最大意愿,是最大的民主體現。遵義會議因此成為黨和紅軍生死攸關的重大歷史轉折。

遵義會議明確地回答了紅軍的戰略戰術方面的是非問題,指出博古、李德軍事指揮上的錯誤,同時改變了中央的領導特別是軍事領導,解決了黨內所面臨的最迫切的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而這些成果,又是在中國共產黨在同共產國際中斷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地取得的。這次會議,在極端危急的歷史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從此,中國共產黨能夠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領導下,克服重重困難,一步步地引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它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開始走向成熟。

遵義會議會址已成為馳名中外的革命圣地,每年前來參觀的觀眾達400多萬人次。2015年6月16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參觀了遵義會議會址和遵義會議陳列館后指出:遵義會議作為我們黨歷史上一次具有偉大轉折意義的重要會議,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堅持走獨立自主道路、堅定正確的政治路線和政策策略,建設堅強成熟的中央領導集體等方面,留下寶貴經驗和重要啟示。我們要運用好遵義會議歷史經驗,讓遵義會議精神永放光芒


分享:
10博是不是假的